王正谊(1844年—1900年),字子斌,国人尊称“大刀王五”。清道光二十七年生于直隶河间府故城县,祖籍关东。其父亲死后便拜当地名师李凤岗为师,在沧州学艺。沧州在京津之南,东临渤海,中贯运河,水陆要冲。自春秋战国以来,崇侠尚武之风盛行,武林高手名师云集,武术场社遍及城乡,并开设武馆、镖局。李凤岗六合拳的各种套路、器械样样精通,尤以双刀驰名,中年时的武功臻于“水泼不进,出神入化”,自开盛兴镖局,闯江湖,走南北,但从不轻易招收门徒。李凤岗料定王正谊日后必定大有作为,教这位弟子非常认真,不留后手。王正谊膂力好,刻苦学,几年后功夫不在师傅以下,练就一身好武艺。1868年,王正谊24岁辞别恩师,辅助师兄押镖几年,行迹长城内外、大江南北,广交许多朋友,亲眼目睹了晚清的腐败没落,萌生了反抗清廷、救国救民的念头。
  清光绪元年(1875年),王正谊来到北京,先做镖师,经几年积攒和同仁相助,在北京崇文区西半壁街自开顺源镖局,几年间发展到有前后两大院、占房40多间,镖师50多人,跻身于京城八大镖局之列。许多商贾慕名而至,聘其镖师看家护身,押送金银、绫段、珠宝、皮毛、参茸等名贵物品,兴盛至极。顺源日见红火,大刀王五威名远播,许多羡艺者登门求艺。王正谊牢记师训,不图虚名,或好言推辞,或指改他求,拒不收徒。专心经纪,严格从业规范,尽力满足雇主要求,遇险奋力退贼,遇走投无路者解囊相助。只用很短的时间在同行中声名雀起,北到辽沈,南至湘鄂,东自江浙,西至陕晋,见镖旗上有“王五”二字,无人敢犯,“任侠之流皆奉为祭酒,于是有大刀王五之称,大刀者,非以刀名,人以此尊之耳。”
  顺源开张一周年时,燕京著名五路镖师之一胡致廷向王正谊推荐一人为徒,此人系湖北巡抚谭继洵之子谭嗣同,经再三磋商,少年谭嗣同暗地跟着王五学单刀和七星剑,但不以师徒相称,不到两年得到真谛,技艺娴熟,武功超群。王、谭往来日久,相交密切,成为挚友。当时,清廷腐败无能,危机四伏。帝国主义列强不断侵略,肆意瓜分领土,划分势力范围。在这种形势下,国人义愤填膺,王正谊胸中燃起爱国之火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秋,王正谊开办“文武义学”,免费招有志青年入学,持聘有名学者教授经史、新学,自授武功。甲午战争后谭嗣同在浏阳力倡新学,创立学社,而后遍历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积极参加维新变法活动。到北京后登门拜望王正谊,在“文武义学”边教新学,边再练习剑术,直到戊戌参政。
大刀王五
 
  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光绪帝接受康有为、梁启超等人的变法主张,任用维新人士,从6月到9月陆续颁发维新法令,推行新令。谭嗣同征招入京,任四品衔军机章京,参与维新变法。王正谊说:“维新变法是富国强民之路,也是王五所愿,能与复生同道同志,乃王五之福份。”谭嗣同的衣食住行由他操持,选派精壮武师卫护谭的住所,本人常随左右,俩人志向一致,成为莫逆之友。此时王正谊深感重任在肩,唯恐维新受挫,便在谭的支持下广交武林豪杰,发展赞同变法的人加入维新行列,积极宣传变法的重大意义、方法和目的。J
  康、梁变法寄希望于练新兵的袁世凯身上,因袁告密而“百日维新”结束,9月21日光绪帝被幽禁。康、梁劝谭嗣同到日本避难,谭认为“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,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”,结果在浏阳会馆被荣禄逮捕。谭嗣同在狱中题诗于壁上,诗中有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之句,梁启超对此解释,“所谓‘两昆仑’,其一指南海(即康有为),其一乃王五也。”梁启超在《饮冰室诗话》中还写道:“王五为幽燕大侠,以保镖为业,其势范围,北及山海关,南及清江蒲(今江苏淮阴市),生平以除强扶弱为事,浏阳(谭嗣同)少年,尝从之受剑术,以道义相期许。”王正谊曾密谋劫狱救谭,9月26日晚招集39名壮士集聚顺源镖局,摆上香案,歃血为誓,王手举血酒说:“我等武林人物所看重者,侠、义、勇!君危不扶,国困不救,何其为人?谭嗣同乃巡抚之子,不享富贵,而以其才为中华变法四处奔走,身陷囹圄,我王五舍命救之于刀下,绝不退畏。”39名壮士口饮血酒,对天盟誓。不料诡计多端的载漪、荣禄提前行刑,将谭嗣同、杨深秀、林旭、杨锐、刘光弟、康广仁6人杀害于宣武门外菜市口。王正谊闻讯悲痛欲绝,冒着生命危险赶到刑场伏尸大哭,涤尽烈士身上血污,收尸装殓。据《柏岩文存》一文记载:“戊戌时,谭嗣同之受刑也,人无敢问者。侠客伏尸大哭,涤其血敛之,道路目者,皆曰‘此参政(指谭嗣同)剑师王五公也。’”王正谊将谭殓后,在居所密设灵堂,七日祭奠,又置盛棺,扶棺送往浏阳安葬。年末返京遵谭所指,联络武林豪杰,等待时机再行变法。同时,决计刺杀载漪、荣禄,为谭参政复仇,因防范甚严,屡不可得手。
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中国人民反帝爱国运动又掀起高潮,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旗号进入北京。王正谊率先响应,组织起200余名武林壮士攻下西什库法国教堂,又配合义和团攻打使馆区东交民巷,连攻几日杀洋兵10余人,由于敌人有快枪洋炮,屡攻不下,只有撤回。8月14日,“八国联军”侵占北京,慈禧及其王公大臣仓惶西逃,途中派奕匡、李鸿章向敌乞和。王正谊看透了清朝政府的腐朽,明确认识到必须反清灭洋。10月25日,王正谊和义和团首领张德成等在顺源镖局秘会,王激昂地说:“太皇专权,权臣卖国,清军不御外反戮同胞,令人心寒。灭洋必反清,不反满清中华无兴,黎民无生。”张德成等人都赞同此言,并议定把武林同仁和义和团残部联合起来,开往西山。大家正计议,不料被上千清兵包围,原来是被密探侦知。王正谊等几十位武林豪杰,面对几十倍的敌人,无所畏惧,奋力搏杀,杀红了眼,涌进院的清兵全成了刀下鬼。但双方力量相差悬殊,王正谊被清军俘获。先送联军司令部审讯,敌人滥施酷刑,专在伤处上刑,夹断左腿。王正谊罹难前大义凛然地高呼:“大丈夫生不能报效正义,以躯而殉大业,死而无憾!”最后在前门东河沿惨遭枪杀,年56岁。
  王正谊壮烈牺牲后,当时北京盛传“十不见”竹枝词,其中一首专写大刀王五:“匹马秋风胆气豪,精忠报国亦徒劳,朝官安稳鸳鸯侣,不见当年王大刀。”新中国成立后,北京市人民政府为纪念王正谊,批准将顺源镖局旧址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  另一说法王正谊于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,以搜捕义和团为名对市民进行屠杀和掠夺,王正谊目睹侵略军的暴行,怒火燃烧在胸,经常给敌以打击。一日他见侵略军正围攻一老百姓住宅,怒不可遏,冲上前去,一连手刃数敌,不幸的是本人也一连身中数弹,被执不屈,英勇就义。后侵略军将其头颅悬于宣武门城楼之上。后津门大侠霍元甲月夜进北京盗出王五人头,这才叫王五爷尸首两全。
Go to top
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